編者按 今天距第一個“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還有10天。近現代史上,日本發動了一系列侵華戰爭,錦繡中華遭塗炭,無數百姓被戕害。正如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設立“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的決定中指出的,國家公祭是“為了悼念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和所有在日本帝國主義侵華戰爭期間慘遭殺戮的死難者”。
  今日起,本報與重慶日報、濟南日報、哈爾濱日報、撫順日報、焦作日報、唐山勞動日報、金華日報、益陽日報、江城日報等省市黨報聯手,推出“國家公祭·10城聯動——悼念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及所有慘遭日寇殺戮的同胞”系列報道。同祭遇難的同胞,砥礪振作的意志。
  為所有在日本帝國主義侵華戰爭期間慘遭侵略者殺戮的死難者誌哀!
  【南京大屠殺】 1937年12月13日,侵華日軍在南京開始對我同胞實施長達40多天慘絕人寰的大屠殺,製造了震驚中外的南京大屠殺慘案,30多萬人慘遭殺戮。
  新華報業全媒體記者廖卉南京報道——
  雨停,風起,寒潮驟至,滿城黃葉翻捲。12月的第一天,南京入冬了,特別早。這是一個註定寒冷的12月,因為悲傷。
  在12月13日國家公祭之前,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里,死難者家祭已經開始,並將持續到12月20日。“外公外婆,爸爸媽媽,姐姐和小妹們,你們好嗎?”一枝黃菊、一紙傾訴,付與一炷香火,親歷慘劇的孩童已垂垂老矣,痛依然新鮮,一如溫熱的淚。
  刻骨的傷痛不僅屬於南京。
  哈爾濱,侵華日軍第731部隊罪證陳列館里,趙海波“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連磕三個響頭:“爺爺!大孫子終於找到您了!”想著已抱憾離世多年的奶奶和爸爸,趙海波淚流滿面。74年前,抗日地下工作者趙連城在黑龍江省東寧縣一帶突然失蹤,家人四處尋找杳無音信;74年後,他的孫子趙海波從上海到哈爾濱旅游,意外發現了“趙連城”的銘牌,並最終證實,趙連城就是趙海波一家三代人苦苦尋找的爺爺。
  近代史上,日本發動了一系列侵華戰爭:1874年進犯臺灣,1894年挑起甲午戰爭並侵占臺灣,1904年發動日俄戰爭犯我東北,1931年策動“九一八”事變並占領我東北,1935年製造華北事變擴大對華侵略,1937年製造“七七事變”併發動全面侵華戰爭。
  大江南北,被日寇踐踏過的土地上哪裡沒有慘案?被日寇蹂躪的歲月里無時不是噩夢。這是國人不能忘卻的共同記憶,不一樣的遇難者,不一樣的慘案,一樣的國仇家恨。
  1943年5月9日,魚米之鄉湖南南縣廠窖鎮,以飛機轟炸開頭,日軍進行了長達3天3夜的拉網式瘋狂大屠殺,3萬多人遇難。17歲的郭鹿萍前前後後被刺了6刀,肚子上一刀捅穿了,從後背穿過。下轉7版
  上接1版“晚上醒來,院子里都是屍體。聽不到狗叫,聽不到蟲鳴,死一樣的安靜。天上下著雨,有火燒後一閃一閃的光,可就是沒有聲音,一點都沒有。”
  這樣滅絕人性的慘劇120年裡反覆出現。
  1894年11月21日,日本侵略軍攻陷旅順口,獸性大發,濫殺手無寸鐵的平民,旅順大屠殺慘案2萬多平民倒在血泊之中。
  1932年9月,撫順平頂山3000餘村民被集中屠殺;
  1938年8月,焦作秦莊村被血洗,86人一夜被殺;
  1941年6月5日,5個多小時的轟炸,重慶校場口大隧道4000人死於踐踏和窒息;
  1941年臘月廿八,唐山潘家峪1298名村民遇害;
  1942年5月24日,金華“羅芳橋慘案”,19名司法人員遇難,更留下了幾個禍害無窮的細菌瓶。在二戰日軍細菌戰中,金華患各種疫病死亡的近6000人,其中相當一部分即因“爛腳”,也就是炭疽病;
  1943年5月9日,湖南廠窖垸3萬軍民被殺害;
  1937~1943年,吉林豐滿萬人坑多少勞工長眠無法統計;
  日軍侵華時期,關東軍第731部隊進行人體實驗的受害者在6000人以上;
  ……
  屠城,滅門,無論老幼還是肚皮里的胎兒,冰涼的刺刀不曾有絲毫的憐憫,可是,依然、定然有生命從生與死的縫隙之間逃出,掙扎著生存蓬勃,這就是中國人。
  1928年,濟南“五三慘案”,軍民6123人被屠殺。“外交史上第一人”蔡公時被日寇割耳去鼻殘忍殺害,他1歲的女兒從此寄養,直到65歲才獲知身世:“我知道是更改姓名的時候了,哥哥叫‘蔡今任’,我就給自己起名‘蔡今明’,意思是直到今天才知道自己的身份,才明白自己有更大的責任。”
  今年7月以來,有海內外270多個家庭、近3100名死難者遺屬通過各種方式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進行了登記,“最多一戶王高昌遇難家庭,登記了106名遺屬。”他們散落在南京、北京、上海、山東、雲南、香港、臺灣等全國20多個地區,以及居住在美國、加拿大、新加坡、丹麥等國家。
  帶著77年的痛堅強地活著,他們不願意回憶卻無法忘卻,最害怕重提卻不容許篡改,不能夠原諒卻更渴望和平!
  “1213”國家公祭不僅祭奠30萬南京大屠殺死難者,還包括因細菌戰、化學武器、三光政策等遇難的所有同胞;還包括死於日本全面侵華戰爭的至少3500萬中國同胞;還包括此前所有在日本帝國主義侵華戰爭期間的死難者。
  祭,是給痛一個出口。
  20年來,年年“1213”,凄厲的警報聲,如一聲一聲嗚咽,劃破南京的天空。石城處處有冤骨,草鞋峽、挹江門、清涼山、北極閣、燕子磯、普德寺等等,17處遇難同胞叢葬地,覆蓋了古城的東西南北中。當年的荒涼野地,而今車水馬龍,但總有一塊碑一座塔,刻著抹不去的歷史真相。垂首靜默,告慰死者,永勵後生。
  告訴天地,這片土地上的後人都沒有忘記。第21年,地方公祭上升為國家公祭,全國同祭同悲,是這個12月的主題。
  “知道南京大屠殺,但你真正瞭解過那段歷史嗎?瞭解了南京大屠殺,你有沒有認真思考過?”這是近期民間祭奠活動中,年輕的大學生向同齡人發問。
  逝者不能如斯,往事也並不如煙,看清楚真相,是為了不懈怠自身的責任;慰藉先人,才能獲得保護自己和後代的力量;戰爭從不遙遠,和平不會從天而降。“眾志成城,為了永不忘卻的國家記憶”,120萬人為虛擬的城牆捐磚,萬眾一心,如此誠懇而堅決,是傷痛里萌發出的自尊自強。好多的痛重新來過,這個12月,寒冷而悲傷,但更有陽光透照。  (原標題:10城同祭, 全民族的痛我們一起扛)
創作者介紹

天花板裝潢

zz99zzmag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