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山東等多個地方的考研培訓機構都開設了保錄班,收費動輒過萬元,有的甚至高達十幾萬元。有些培訓班還以“100%零風險”“具有獨家人脈”等為承諾,保證學生能夠被名校錄取。但法治周末記者採訪發現,天價保錄班並非100%保錄,且“保證錄取”的字眼也基本不會出現在培訓機構和考生簽訂的協議中。
  考研人數居高不下,而高校招錄名額有限,一些培訓機構藉此推出了所謂的考研保錄班。
  法治周末見習記者 馬金順
  法治周末實習生 代秀輝
  在北京培黎職業學院院內有一座獨棟的4層樓,取名“艾黎”。樓道里“保錄”“直錄”的海報以及走廊里隨處可見的名師信息簡介似乎都在暗示著這座大樓內做著獨特事。
  這裡是普明教育考研培訓機構(以下簡稱普明教育)的一處培訓基地。
  2014年11月5日下午,法治周末記者來到該培訓基地,並見到了正準備在此參加培訓的大三女孩兒雅若(化名)。
  獨自一人拉著一個大皮箱子,雅若風塵僕僕地從內蒙古趕來北京。為了圓考研夢,未來的一年雅若將在這裡度過。
  “我報的就是考研保錄班,協議已經簽了,錢也已經交了,近五萬元。”雅若告訴法治周末記者。
  雅若說她準備報考位於湖北省武漢市的華中科技大學的會計專業研究生。而她口中的保錄班指的是目前許多考研培訓機構以“保錄”承諾作為宣傳口號,並針對考生進行培訓的課程班。
  在剛剛過去的10月31日,2015年考研初試網報已經結束,這也讓考研保錄班備受關註。
  數據顯示,研究生報考人數已經連續10年達到百萬人以上,而名校的研究生錄取名額更是屈指可數。
  法治周末記者調查發現,北京、山東等多個地方的考研培訓機構都開設了這類保錄班,收費動輒過萬元,有的甚至高達十幾萬元,有些培訓班還以“100%零風險”“具有獨家人脈”等為承諾,保證學生能夠被名校錄取。
  這些價格不菲的保錄班到底如何“保錄”?這裡面又有什麼玄機?
  帶著這些疑問,法治周末記者近日走訪了北京市包括啟航教育、普明教育、文碩教育、海文考研、跨考考研、北大燕園考研在內的6家考研培訓機構。
  培訓機構稱靠關係保錄
  “當時培訓機構的招生老師表示‘我們有關係,保證你被錄取’,說自己的某位高層領導就是我報考的學校畢業的博士,有一定的人脈,可以在初試階段幫我們提供內部資料,在覆試階段幫我們打通關係等。”與雅若一樣,去年在某考研培訓機構上過保錄班的歐浩(化名)告訴法治周末記者。
  “保障性錄取,主要針對有名校情結學生群體,公共課過國家線即可,專業課內部資料保障性高分,覆試保名額通過,為您的考研買一份‘保險’。”在普明教育培訓機構的招生簡章里,法治周末記者看到如此表述。
  “我們有專門的運作團隊,你把你報的學校、專業、研究方向、導師等信息告訴我們。只要你的初試過了,疏通關係這塊就由我們來運作,如果過不了我們就全額退款,但前提是我們得對你進行一定的測試,符合我們要求的才能簽約。”法治周末記者以考研生身份致電啟航教育,該機構一位高老師如此說。
  當法治周末記者質疑如何才能證明他們確實幫忙運作時,高老師表示:“每個人在社會上多少都有一些人脈,況且我們是專門做考研培訓的。如果你有把握通過也不會找我們,對吧?”
  而在一家叫北大燕園的考研培訓機構,一位張姓老師告訴法治周末記者:“我們和很多院校都有著多年的合作,有的甚至合作十幾年了。我們在招到對應學校的報考生時,會在覆試前給學校那邊打一下招呼。”
  對此,法治周末記者致電中國政法大學、北京師範大學等多所北京院校研究生招生辦公室,以核實該情況,但所有研招辦均表示不存在與此類培訓機構合作的情況。
  “我們和這些培訓機構沒有合作,針對研究生考試我們是不提供任何輔導的。有很多學生打電話過來(咨詢此事),我們都不知道這些情況。我們的招生都是在合法合規、公開公平中進行的,肯定是擇優錄取的,不會存在什麼便捷的渠道可以走,也絕不會與某些機構存在利益關係。”中國政法大學研招辦一位工作人員對法治周末記者表示。
  法治周末記者發現,在多家考研培訓機構的保錄計劃宣傳冊中,都打著“限招3人”“內部計劃”的字樣,這給了考生很大的想象空間。
  對此北大燕園考研培訓班的張老師表示,之所以限招是因為高校那邊給的名額是有限的。
  “事實上他們並不限招,只要你報名交錢,他們就讓你參加培訓班。”歐浩說,“等他們與你幾輪交談下來,你已經被搞得暈頭轉向了,等你動了心思,合同也就簽了。”
  天價保錄班
  “保錄班是去年家裡人給報的,花了4萬多元。說實話,蠻貴的。”聊起保錄班的價格,歐浩至今有些唏噓。
  在走訪的6家考研培訓機構里,法治周末記者發現,針對不同的學校,考研機構定的保錄班收費價格不同,如果標有“限招”“內部計劃”等字樣的往往價格會更高。
  如在普明教育培訓機構的招生簡章里,記者發現其定向保錄限招計劃(含初試與覆試)的收費在6.4萬元至8.9萬元之間;跨考教育開設的“私密1對1特別保錄班”的收費則高達12.5萬元至16.5萬元。
  而在啟航教育,當法治周末記者表示僅僅想讓其幫助運作中國政法大學研究生覆試時,一位高姓老師開口就要6萬元。
  保錄班為何出現如此天價?
  在走訪的過程中,不止一家的考研培訓機構的工作人員向法治周末記者解釋,之所以收取高昂的費用,一部分是輔導班費用,而大部分都用在覆試時打通報考院校的關係上。
  “關於覆試,機構首先會對學員進行專業輔導、模擬面試現場;其次會牽涉到和高校招錄部門相關人員疏通關係,這些地方都需要花錢。”某考研機構工作人員張娟(化名)說。
  “比如我們的‘特別保錄班’之所以收費12多萬元,原因在於我們對考研生是一對一的輔導。一對一輔導與很多人一起上課肯定是不一樣的,而且在師資的配備上也不一樣,這些都需要花錢。而且像我們的很多關係都是多年的私交,有時不是拿錢就能換來的。上這種‘特別保錄班’只要過了初試,幾乎就是百分百沒問題了。”北大燕園考研培訓班的張老師對法治周末記者說。
  保錄班並非100%保錄
  然而,記者在採訪中發現,這些培訓機構信誓旦旦承諾的保錄班,並不一定100%保證考生被錄取。
  在走訪中,法治周末記者瞭解到,願意報名參加保錄班的學生,都必須與培訓機構簽訂一份協議,約定雙方的權利、義務等內容。
  “當時我與考研機構也是簽了協議的。協議里肯定是不會將‘找關係’‘保證錄取’等內容寫上,如果寫上他們就違法了。他們只是口頭承諾幫助‘找關係’。但協議里會約定,錄取不了就全額退款或部分退款,同時會有很多的限制條件約定在合同里,比如學生要配合老師之類的。”歐浩說。
  在北大燕園考研培訓機構,當法治周末記者要求看一下保錄協議時,其工作人員出示的協議名字卻是“保過協議”。
  “報的保錄班,為什麼簽訂的是保過協議?”
  “我們和學員簽訂的都是這樣的協議。”該工作人員說。
  在該協議中,法治周末記者也沒有看到“運作”“保過”“保證錄取”等字眼,只是很官方地約定了雙方的權利義務。
  “協議里沒有寫明保證錄取,我怎麼確信到時一定能夠被錄取?”法治周末記者問道。
  該工作人員說:“如果不被錄取,我們會退1/3的費用。”隨後他向法治周末記者指明協議中的相關內容,“如果考生未被錄取,退回總費用的1/3,或者考生選擇免費重讀一年。”
  去年考研失敗的歐浩在無奈之下,經過與考研培訓機構協商,就是選擇了在培訓機構免費重讀一年。
  有意思的是,去年學習一年的歐浩還被該機構反聘為授課老師去教新入學的考研生,這也更加讓歐浩看清考研培訓機構的真相。
  “其實如果最後沒被錄取,錢基本是不會退的。機構會找各種理由,因為在簽協議時它(考研培訓機構)會給你挖很多‘坑’,比如有些課你是沒必要上的,但如果你曠課太多,它就會據此說你不合作。”歐浩有點憤懣。
  對於教育機構的師資,歐浩介紹道:“在機構授課一小時可以獲取100元至200元不等的授課費,好的老師可以拿300多元。來這裡授課的大部分是大學里的博士生或碩士生,基本都是外聘來做兼職的,只是偶爾會有一些大學老師過來客串講一下課。保錄班宣稱的‘走關係’其實與授課老師沒多少關係。”
  歐浩表示,培訓機構會通過這些博士生或碩士生拿到相關導師的授課講義或瞭解到導師的研究動向,這基本就是培訓機構宣稱的“內部資料”。
  “在培訓機構中教務與招生是不同的兩部分,其實出現所謂的‘保錄’最根本的原因是負責招生的工作人員出了問題,他們往往為了招生誇大事實,虛假宣傳。”歐浩說。
  “但如果說去運作搞關係,過去我覺得可能會存在,但現在我認為不靠譜了。”歐浩說,“考研這事兒只能靠自己。”
  然而當法治周末記者問及雅若是否相信考研機構能通過“走關係”幫助她成功保錄時,雅若卻信心滿滿:“當然主要還是要靠自己,反正錢已經交了,我也沒有別的出路。”
  11月5日傍晚,記者走出艾黎樓時,夕陽剛好撒在這座被寄予夢想的大樓上,似乎象徵著勝利在望,但艾黎樓被陽光打在地上的陰影也已拉得很長很長。雅若們的未來會怎樣,還未可知。
  張君律師:“如果教育培訓機構在做保錄班項目時,沒有把握能100%保錄,只是錄取概率比較高,就宣傳說能‘保錄’,這就涉嫌欺詐,它們只是以‘保錄’的名義來多收學費。如果培訓機構故意捏造一些事實,讓學生相信能夠保錄並且自願報名參加高價保錄班,也可能會被認定為詐騙”
  專家稱應叫停保錄班
  法治周末見習記者 馬金順
  法治周末實習生 代秀輝
  “其實那些開設保錄班的培訓機構打的是概念牌,到覆試時,很多考研培訓機構基本協調不了關係。保錄班是根本不靠譜的事情。”多年從事考研輔導、現任高聯教育集團執行校長的周勇告訴法治周末記者。
  “培訓機構利用自身優勢給考生提供考研輔導,考生繳納一定的費用彌補自身成績上的不足,這樣的交易本無可厚非,但天價保錄班’的出現無疑是助長了歪風邪氣,也有損公平正義。”周勇進一步表示。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也認為,考研保錄班既不符合教育培訓規律,也涉嫌招生潛規則、破壞教育公平,因此必須被叫停。
  “保錄班能夠存在主要是監管層對其打擊不嚴所致。有關部門應根據‘保錄’的招生宣傳,對培訓機構進行查處。”熊丙奇說。
  保錄可能涉嫌違規
  為什麼還會有那麼多學生願意報名天價考研保錄班,報名後學生會面臨哪些風險?
  周勇認為,首先是有些學生的投機心理重,“保錄”恰巧迎合了一部分平時不愛學習的考生的心理。另外,現在考研學生的家長大多是60後,他們對於高學歷的渴望和看重程度都很高,所以有很多家長要求孩子報保錄班。
  熊丙奇也表示,本來公平公正的考試環境,能保障所有考生的利益。面對保錄班的違規承諾,學生應該向有關部門檢舉,這樣保錄班也就沒有生存的土壤。可是,就有部分考生天真地相信培訓機構真能做到“保錄”,根本不去分析培訓機構靠什麼來“保錄”,十分的盲目,還有的就相信考試、招生中的潛規則,並希望自己是潛規則的得利者。
  周勇對此表示贊同,他說:“越來越多的學生希望通過考研來改變自己的就業狀況,而考研培訓機構正是抓住了學生對應試的順從,對潛規則的默認與期待,對未來的迷茫和憧憬,大肆誇大宣傳,收取高額培訓費用。”
  “即使培訓機構遵守承諾,向未通過的考生退1/3學費,比如15萬元學費,退5萬元,培訓班還能收10萬元,其實其成本在高聯才2000多元。”周勇進一步解釋說。
  不過,中國民商法資深律師、國振律師事務所主任張君對法治周末記者分析:“如果教育培訓機構在做保錄班這個項目之前,沒有把握能100%保錄,只是錄取概率比較高,就宣傳說‘保錄’,這就涉嫌欺詐,它們只是以‘保錄’的名義來多收學費。如果培訓機構故意捏造一些事實,讓學生相信能夠保錄並且自願報名高價保錄班,也可能會被認定為詐騙等。” 熊丙奇也表示,前不久公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廣告法(修訂草案)》,已明確提到:“教育、培訓廣告的內容應當與教育行政部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門核發的辦學許可證、備案的招生簡章或者廣告的內容相符合,不得有下列內容:(一)保證升學、考試通過,保證獲得學位學歷、合格證書,或者對教育、培訓的效果作出其他保證性承諾的;(二)宣傳有考試機構或者其工作人員、考試命題人員參與的。”
  “這表明,立法機構已經對教育培訓機構的違規誇大宣傳現象引起重視,將納入法律加以治理。”熊丙奇說。
  而且張君認為,從常理分析,參加保錄班這種做法是有很大的風險的。如果說學生接觸了老師,即便是面試通過、被錄取,其實也是無效的,最後也可能會被撤銷入學資格。
  監管層監管不嚴
  周勇認為,保錄班言過其實,考生要提高警惕,防止上當受騙;即使真的可以保錄,這樣的班也應該被取締,因為違反了教育公平原則。
  熊丙奇也認為,對於考研保錄班,應該全面叫停,而考生們為保護自己的利益,也需要理性選擇,不能盲目相信“保錄”的承諾,更不能逼著培訓機構作出“保錄”的承諾:“有的學生在報名時,就會問,你們能‘保錄’嗎?能‘保錄’就報,不能就不報,培訓機構出於招生,也就硬著頭皮‘保錄’,並逐漸將此演變為一種經營手段。”
  “保錄班能夠存在主要是由於監管層對其打擊不嚴所致。一方面,司法機關應該針對保錄班在宣傳中提及的可以拿到題目、打通高校面試關節等內容,事先介入調查,而不是在大面積的泄題、舞弊事件發生,造成嚴重負面影響後再介入;另一方面,對於培訓機構參與升學考試、招生舞弊的情況,要在取締其培訓資質的同時,對相關責任人建立黑名單制度,禁止其再從事教育培訓業。但目前的處理,卻止於對直接責任人的處理,培訓機構繼續經營,被處理的責任人刑滿釋放之後,還可繼續從事教育培訓。”熊丙奇說。
  周勇認為,要想杜絕此類現象的存在,需要多方面的共同努力,考生要端正考研心態,增強法律意識;監管部門應加強監管,提升培訓機構辦學門檻,及時取締非法辦學機構;各大高校要嚴查為了私利,伸出“黑手”的違紀者。只有讓培訓機構徹底沒了“門路”,才能從源頭上保證考研公平。
  “當教育真的能夠做到公平、公開、公正的時候,絕大多數的考研者肯定能夠靜下心來複習,也不會有那麼多人對天價考研保錄班趨之若鶩了。”周勇說。
創作者介紹

天花板裝潢

zz99zzmag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