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兩年都要退休了,金陵石化的幹部王某昨天卻站在了受審席上,他因貪污和受賄罪被檢方起訴。檢方指控,王某在職期間,將維修車輛結餘的25萬經費預付給了汽修廠,並通過虛列維修清單的方式套取這部分公款,用作個人旅游、買私車之用。而另一方面,他因幫助他人多購公房、承包食堂,受賄4.5萬元。檢方建議量刑8至11年。
  第一招:虛列支出
  2006年,王某擔任金陵石化實業公司副總。當年年底,單位每年核定的車輛維修經費沒有用完,機關分公司車隊隊長李某和王某商議,能不能把餘款花掉,以確保來年足額取得經費。在王某的授意下,車隊機務管理員王某某將結餘的車管維修費用25萬元作為預付款支付給了6家相熟的汽修廠,讓這些汽修廠虛列了一些維修項目,開具了虛假髮票,製造出車輛維修的假象。2007年初到2008年6月間,王某某在王某和李某的指示下,將打出去的公款又收了回來,但扣除稅費,25萬縮水到只有20萬左右,這筆錢由李某保管。
  這筆錢咋用呢?2010年年底,王某、李某想撥點錢出來旅游,王某和李某夫婦去港澳玩了一圈,用了2萬元,王某某此前去過港澳,沒跟著去,就拿了1萬元。2012年底一天,王某到李某辦公室坐了會,說起自己想買車,咨詢李某買啥車好,李某心領神會,將6萬元塞給了王某。此後,李某和王某某平分了剩餘的12萬元。
  第二招:借雞生蛋
  2006年4月,王某的朋友某醫療器械公司老闆張某向其借錢周轉,並許以高息,王某就想到拿公家的錢來替自己下蛋。他找到公司膳食科科長陳某,讓其將食堂里的4萬元轉入另一外包酒店賬戶內,再將這筆錢轉出借給了張某。一個月後,這筆錢就生息4千元,王某和陳某平分了利息。吃到甜頭的兩人又陸陸續續追加了借款,每次回報的利息都很豐厚,可最後一次借款後,張某便消失了,直到2008年,這筆6萬元的借款才得以歸還,王某沒有上交給單位,而是選擇了私吞。
  看到了外包酒店財務的漏洞,王某再次抓住機會大撈一把,2008年動用了5萬元公費,與陳某一起,到新馬泰玩了趟出境游。
  1996年至2012年間,王某先後因幫助同事購買超標面積的公房、在訂立承包單位食堂等事務上為他人提供幫助,王某共受賄4.5萬元。
  檢方建議:量刑8-11年
  今年4月,南京紀委在調查該公司行政管理中心膳食科科長陳某涉嫌受賄案一案時發現王某牽連在內,導致案發。王某如實交待了受賄事實,並主動供述了貪污的犯罪事實。案發後,王某的家屬積極退贓27萬元。
  檢方認為,王某非法侵吞公共財物,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應當以貪污罪、受賄罪追究刑責。庭審中,面對涉嫌貪污和受賄的指控,王某表示接受,但不同意檢方指控自己是貪污罪的主犯。王某在最後陳述中還辯解:“我在位5年都沒動過這筆錢(由李某保管的20萬),我退下來之後,他們才動了這筆錢。”他暗指李某才是想要動公家奶酪的人,自己只是被動接受而已。買車那回,也是想給李某打借條拿錢的,但是李某沒讓出具借條。對王某的辯解,檢方表示,動用公款需要由王某簽字確認,他是領導,李某等均為其下屬,行動需要王某授意,所以,王某就是主犯。檢方根據數罪並罰原則,建議量刑8至11年,辯方律師綜合自首、退贓、認罪和悔罪情節,建議減輕量刑,法庭未當庭宣判。
  通訊員 戚研
  揚子晚報記者 邢媛媛  (原標題:私分汽修結餘款 發包食堂撈“油水”)
創作者介紹

天花板裝潢

zz99zzmag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